妈妈我爱你 - 妈妈我爱你

外面风雨交加,妈妈从医院回来的很晚,她的身体几乎已经湿透了。我家住的面积还行,厕所和浴室是分开的,八十平米左右

妈妈一进门就开始换衣服,由于是夏天,穿的很少,但她并不避讳我,因为现在的我不仅仅是她的儿子了,近一年来她已能很自然的在我面前赤身裸体了。

我拿着妈妈的睡衣,等到妈妈脱光自己的时候不失时机的用睡衣包住妈妈。两只手自然的在妈妈身后捧着妈妈浑圆的两个 片。

妈妈欣慰的看了我一眼,扭了扭屁股,脸上轻轻起了红晕︰「吃饭了没有妈妈去做?」

「吃了。」我把妈妈搂在怀里︰「爸爸怎幺样了?」

「唉……快不行了,医生说最多还能坚持一个月。」妈妈脸上闪过一丝忧虑。

「妈,你别太担心了。」

「但什幺心?都快两年了,妈妈早有準备了,你不是也一样?他早晚要走的,担心也没有用。倒是你让妈担心,都一个星期了,妈担心你吃不好睡不好。」

「我没事,妈,我吃的很好,就是睡不好。」我乾脆把两只手伸进妈妈睡衣里去抚摩妈妈那光滑柔软的屁股。

妈妈一点反对的意思也没有流露,她温顺的靠在我怀里用细嫩的手在我鼻子上轻轻一拧︰「瞅你那没出息的样,这才一个星期。妈不在家你就不能去找那个小骚货?妈又不是不让你她!」

「我去了,可凑巧姐她来身上了。」

「来身上怎幺了,妈来身上不一样让你……你就心疼你姐,妈就该活受罪?」

「不是,妈……是我姐,她非让我戴套儿,我戴套儿了几下一点也不舒服就……」

「你以前不总是戴套儿她?现在怎幺反而觉得不舒服了?」

「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姐她不如你紧。」

「混小子,你可的小心,千万别射在里面,她和妈不一样,妈也是图个省事儿,没想到你小子会这幺喜欢不戴套儿那股子舒服劲儿。」

「妈,只要你肯给我,戴套儿我也喜欢。」

「去!就嘴儿甜,嘴上说的好听,你呀,都快一年了,你妈戴了几次套儿?

一上床就不是你了,还戴套儿呢,掐着懒叫就,那股劲儿啊,狠不能把整个身子都干进去。」

「我那是舒服的!」

「屁话!男人还有不舒服的?可舒服也不能那幺哇,也不管妈疼不疼一上来就猛往鸡掰干!」

「可妈后来还让我使劲儿呢!」

「那是后来,一开始不行,后来妈不是润滑了嘛。反正你就是不听话,妈跟你说了多少回了,温柔一点不一样很舒服?你总是说还没过瘾就射,你一上来就那幺猛干,不快才怪呢!」

「我那知道判还有这幺多学问。」

「妈让你干了一年了,你是没哪个心不会体谅人。」

妈用手在我脑门子上一戳︰「看你把妈干坏了谁还让你干!」

「嘻嘻!还有我姐干。」

「瞎嘻嘻……你姐说了她也受不了你一上来就恶很狠的干。」

「嘻嘻,妈,我只知道干你好舒服好快乐好过瘾,姐和你一比差多了。」

「呵呵……坏小子,少给妈灌迷魂汤了,妈去沙发坐一会儿,在医院里累死了。」

「我抱你!」

我抱起妈妈就像一个丈夫抱着妻子一样。可我在抱妈妈的同时我硬硬的懒叫顶到了妈妈的腰,妈妈立刻感觉到了。

「呵呵……儿子,你还是抱妈上床干吧。」

我立刻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妈,我不着急。」

「怎幺不急,懒叫硬邦邦明明着急,走吧,上床干去。」

「哎!」我抱着妈妈往卧室里走去……「你呀,妈是你的女人,还这幺客气。」

「妈,我是不忍心,您不是很累吗?」

「没事的,你都一个星期没了,妈知道你想干. 」

「妈,您真好。」

「呵呵……儿子,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妈和你这幺久,妈了解你,妈在家的时候你天天干,这都一个星期了,不想干才怪呢。」

「嘻嘻……妈,我都快憋疯了。」

「活该,就不会打个电话?不用一刻钟妈就能赶回来给你干,妈还以为这些天你姐她能过来给你干。」

说话间我已把妈妈轻轻放在床上,妈往床里面挪了挪︰「把关门关紧,叉上!」

「怕什幺,爸在医院,除了我姐没人能进来。」可我还是转身把门给叉上了。

「呵呵……说的也是,妈是习惯了老和你偷偷摸摸的烧干。」妈这幺说着,一面把身上唯一的睡衣脱掉了……我飞快的爬上床去搂妈妈︰「喽!」

「嘘!……冤家……瞎嚷嚷什幺?也不怕别人听见我们烧干。」

「嘻嘻……妈,这楼上楼下到岁数的男男女女谁不烧干?」

「放屁!人家男人干的是老婆,那是天经地义,你呢?……」妈拧了我一把美目瞪了我一眼︰「冤家……你的可是你的亲妈,能一样烧干吗?你和妈是在乱伦,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没法活了。说了多少遍了?就是不知道小心!」

「妈,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说着,我就去分妈妈的那双雪白的大腿,妈妈没有丝毫拒绝的意思,很主动的分开双腿,妈妈那肥厚的鲜嫩的鸡掰不由得让我直咽口水,毕竟我一个星期没它了,我激动的浑身发抖迫不及待的亮出我硬邦邦的懒叫就要……「等等……」妈妈捉住我的懒叫……「咋了?妈……」

「呵呵……看你急的……洗过没有?」

「洗过了了呀!」我要抓狂了︰「我天天都洗的。」

「那就好,呵呵……养成习惯讲卫生有什幺不好?不洗乾净烧干女人最容易得妇科病的。」说着,妈妈把我的懒叫拉到胯间对準自己的旁︰「吧……」

于是我轻轻一挺懒叫,妈妈的旁邵定了我的懒叫,一股温暖湿热的感觉立刻顺着我的懒叫包围了我……「喔!小祖宗!……轻点儿……轻点儿!……」

「啊……」我呻吟着继续往妈妈银里推……直到我的懒叫整个都进妈的鸡掰。

「哦……」妈妈眉头皱在一起,很显然我痛了她。

「妈,疼吗?」我问到,可懒叫却死死的顶住妈妈,我的感觉很棒,就像妈妈说的,恨不能整个身体都钻进妈妈那养我生我的通道。

那种感觉是那幺美妙,我一向认为的时候第一下感觉非常的好,浑身都透着舒服让我飘飘然,在这方面妈妈和我姐似乎都知道我的偏爱,尽管都嘴里叫轻点儿,却决不会恼我约束我,只不过我感觉姐的疼痛感要比妈妈厉害,我一下子进她里时她都会「哎呀」的叫一声,相比之下妈则含蓄得多。

妈的手在抚干着我的后脑勺,而我正饑渴的含着妈的一只奶头儿咂着这是我过程中的必修课。妈身上总是特别乾净,最起码我是这幺认为的,妈的奶子只是其中一部分,妈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我都喜欢,我摸我亲吻我舔妈都不在意我最喜欢舔妈妈的屁股,妈就趴着让我舔,舔着舔着我还会把妈妈翻过来舔妈的大腿然后顺着大腿根儿就舔着妈的旁掩……

今天我没这幺做不是我不想,是因为眼下我的懒叫着急。我随即无法控制的紧紧的搂着妈了起来,也不顾妈的感受力量很大,深深的进去,抽出,然后再深深的进去……

「啊,妈……真舒服啊……妈……啊……真好啊……」我醉心的体会着的快感,此时此刻我脑子就只有妈那肥嫩的旁掩。

妈则紧紧闭上了眼,双手安详的放在枕头两旁脸红红的扭向一侧,妈显然还不能自然的面对我,但妈身体的姿势很正宗我可以尽情的蹂躏她用我的懒叫钻进她体内索取我一直向往的畅美感觉。

「哦……哦……哦……」妈的呻吟轻而短促,时断时续。

「儿子,轻点……哦……别急……」

「妈!好舒服啊!」我用力的挺着懒叫顶抽着。十几下后妈的旁瞎始被我的有了响声。这响声既陌生又熟悉,我喜欢这种声音,我曾经多次听到过这种声音,三年前我便经常偷偷的跑到爸妈卧室门口偷听。我记得爸妈有一次霓的对话就是于此有关。我在门口听到这种烧干特有的「滋……滋……」声。

「老公,轻点啊。」

「老婆,我越使劲尾越舒服。」

「老公,不是我不让你使劲,我怕儿子听见,烧干声音太大了呀。」

「没事,他还小,不懂烧干的事儿。」

「不小了,还是小心点好,老公,把懒叫拔出去我擦擦再干. 」

「擦什幺擦,我就喜欢你似里面这鸡掰汁,老婆,你使使劲儿再放些鸡掰汁给我。」

「还放,鸡掰汁都流出来了,床单子都湿了。」

「没事老婆,只要你让我小儿,明天我洗床单子。」

「你说的啊,老公,我可从来不缺鸡掰汁。」

「好,真好,老婆……我的就是你这鸡掰汁,啊……舒服啊……啊呀老婆……我狠不得干死在你鸡掰里面,老婆,你的鸡掰紧。我好几天没干了,啊呀——真他妈舒服啊……」

「瞅你那没出息的样,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除了还是,女人长了这玩意算倒了霉整天挨你们干. 」妈对爸说的话也对我说过,可说归说,可每当我恬不知耻的爬到她床上她就没了主见,用她的话说,我就是她的克星,她发她的牢骚,我只管做我的,揉奶子抓 抠祥,不亦乐乎,别看妈在这方面有经验,可女人的共同之处不容改变,只要我懒叫一进她里她就立刻软不留丢的躺在我身下老老实实的挨我干。「老婆,你别不高兴,我干完了给你磕头都行。」

我现在非常能理解爸的感受,因为我一直在享用着他的女人我妈,妈只有一个,臣也只有一个,爸了,我也了。

那个舒服劲真是没的说,和我爸比起来我对妈的鸡掰着迷,简直就是频繁加疯狂。

有时妈也曾想约束我,但最终还是拗不过我,毕竟妈疼我,我是她的心肝宝贝儿,况且任何事都有个过程,女人毕竟是懦弱的,像妈那样正派的女人也一样,这其中最关键的是我,我是她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人,爸和姐所有的人都无法和我相比,我的胆大妄为撕破了妈的尊严和贞洁。

男人喜欢用懒叫去征服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妈是漂亮的,凡是见过她的人都会毫不吝惜的赞美她,尽管她已经四十岁了,可走在大街上回头率总是第一,可没有人知道一个像她那样表面清新高雅的女人会同她的亲生儿子一起背上乱伦的包袱。

「滋……滋……」

这烧干声音真的让我痴狂,我好兴奋好高兴,因为这声音是我製造的,我也能像爸一样把妈的鸡掰干的「滋滋」作响,我也能被妈用那鸡掰汁所滋润。

「妈,我爱你,永远都爱你。」

「别说话,妈知道你喜欢,妈不会让你失望。」

妈的话没错,我和妈的这种关係已经一年多了,在床上,妈从没让我失望过,妈只要张开腿就行了,不需要配合,她只要用她那肥嫩透滑总装着鸡掰汁的鸡掰吸着我的懒叫就够了,妈的小鸡掰,让我痴迷,我觉得简直就是「天下第一」,我不知道天底下有多少人像我一样自己亲生母亲的鸡掰,但我认为他们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受。

妈的旁孰,暖暖的包裹着我的懒叫,我就那幺着,一下比一下用力的干,快感强烈的侵袭着我使我的脸都变的扭曲,妈感觉到了,经验告诉她我快要射洨了。

「哦……哦……儿子……是不是要射了?」

「妈,啊……我不想射……我还想干……啊……」我想控制我自己,却怎幺也停不下来,因为灾美妙的快感已经让我完全丧失了理性。

「呵呵……」妈把脸埋在我怀里︰「傻小子,别逞强了。」

我双手撑着床一面呼哧呼哧喘着气一面把懒叫往妈的鸡掰深深的,妈的奶子在我身下一蕩一蕩的︰「妈,太快了,好舒服啊。」

「呵呵……你好几天没干了又这幺不停的插……呵呵,肯定快。」

「妈……太舒服了,我停不下来。」

「那就别停,射就射了吧。」

「妈……啊……你鸡掰有感觉吗?」

「有……呵呵……妈挺舒服的,想射就射,别管妈。」

「妈……啊……啊……射在鸡掰里面行吗?啊……」

「行啊,回头妈吃药,呵呵……又不是第一次,喔……」

妈的话刚完,我便死死的顶住妈的鸡掰「啊……」了一声浑身颤抖着懒叫在妈的鸡掰突突的开始射洨。妈也低低的呻吟了一声,一双柔滑的胳膊用力的环抱住我的脖颈,懒叫上传来我熟悉的那种被热乎乎的鸡掰一下一下收缩束紧的奇妙无比的快感。我喜欢这种感觉,这感觉姐也曾给过我,但在这方面妈经验丰富,每夹我一下都会让我感到快乐的要死。我轻轻的在妈泛着潮红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妈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呵呵……舒服吗?」

「舒服死了啊。」我由衷的赞叹着。意犹未尽的挺着已经微软的懒叫在妈的鸡掰又送了几送。

「呵呵,儿子,都软了还. 」

「没够啊……」我继续磨蹭,快感依旧强烈,忽然妈推了我一把︰「流——流出来了,快!……快!」一面从脖子下面抽出枕巾,我家的枕巾都是纯棉的,妈经常来不及作準备就被我按倒在床上,妈的鸡掰的确总是鸡掰汁,起来扑哧扑哧直响,我特喜欢听这声儿,妈就由着我性子让我懒叫整个的抽出来干进去,这样一来往往把妈鸡掰的鸡掰汁都拖带出来顺着妈鸡掰沟流。

妈爱乾净,一感觉到流了就赶忙就地取材抽枕巾让我把懒叫抽出来擦,但我大部分时间都是继续她不肯停下来,所以妈总说我不听话、犯混。但她也没办法,只好照旧大张着腿挨到我干完了再擦。

我忙撑起上身,脸上笑着恶做剧般的看着妈。妈扭曲着洁净的身子吃力的挺腰把枕巾塞到臀下捂到我们的交合处,我常常怀疑,妈怎幺能被我压在身下还能做这幺高难的动作,换了我我绝对做不到,但这也证明了妈身体的柔韧性。

「看什幺!都舒服了,还不把懒叫拔出去。」

「不拔!」我耍性子。

「不拔妈怎幺擦鸡掰!快……又流了!」

妈顺手在我屁股上轻轻给了一巴掌︰「你懒叫小了就堵不住了,快,听话!湿忽忽怪难受的,妈擦完了你再干进来。」

「真的?妈,一会我还想。」

「妈什幺时候骗过你,乖!听话,要不一会妈不让干了。」

「好吧!」但我还向再来一下,于是用力的把懒叫往妈银里一,妈给来了个冷不防︰「你!」但我立刻把懒叫「啵!」的一声拔了出去从妈身上下来。

「小祖宗!」妈顾不得埋怨我,忙用枕巾捂住搛,坐起身下了床晃着雪白的屁股往厕所跑。一面嘴里道︰「你也去把懒叫洗洗。」

「洗什幺洗。」我嘴里咕囊着,可还是不情愿的去了浴室,我担心妈生气,在床上我可以在妈身上尽情享受的乐趣,可一下了床她就变成我老妈,更何况一会我还要再求妈让我,先前说了,只要能干妈的鸡掰,叫我干什幺我都愿意,不就洗洗懒叫嘛。妈就这样,我俩睡在一张床上已经一年了,刚开始时除了她在有月经的时候不让我干。

基本上平常只要妈的月经一停,我天天都要干,妈从不反对,只是在次数上有限制,说我还在长个子怕伤了我的身体。当然,带套是免不了的,安全第一,毕竟她我妈,这幺天天睡在一块,本身就见不得人。可不记得哪天我忘了,只记得那天妈找不着套了。妈数落我说我一盒避孕套不到三天就用光了,又怪自己记性差忘了买。

我说怎幺办,妈说要不今天别烧干了,我那里肯?要知道虽然我第一次她没戴套,可那次是我偷偷给她下了安眠药趁她熟睡时强姦她,本就紧张,过程很短,甚至还没有被她滋润就射了,如今机会来了岂能放过?

我死皮赖脸的非要,半开玩笑的把妈摁倒在床上一面扒她的内裤一面摸她已经湿润了的鸡掰,妈笑着拧我在我身下挣扎,可对于轻车熟路的我已经不起作用,我把双腿硬撑在妈双腿间往妈身上一趴懒叫就瞅準了鸡掰一下干了进去。

妈哎吆了一声感叹般的道︰「你这爱的冤家小祖宗啊!」我记得那是妈第一次叫我祖宗,从那以后每当我发起狠来狂猛的她时她都会叫我小祖宗,还别说,她那幺一叫我就会怜香惜玉般放鬆下来把动作放轻。

我就那幺着妈的旁,真正感觉到不戴套的确不同凡响,那要比隔了一层要舒服的多,肉贴着肉,懒叫被畅滑的鸡掰汁浸泡滋润着浑身有说不出的痛快。

妈也很主动的的大张开双腿胯部敞露给我顺从的开始迎合我容纳我,在快射洨的时候我有些紧张,妈感觉到了,温柔的对我说︰「儿子,射在里面吧,射在里面你舒服。」

我说行吗?妈说行啊,反正都这幺了不行又能怎样,明天去买套再买点药吃。

我问什幺药,妈说当然是避孕药。我一下来了心情对妈说,那妈你以后天天就吃药得了我觉得不戴套好舒服,妈说你想的倒美。

妈说这话的时候我恰好射洨了,我死死的抱着妈的屁股用力的顶着妈的鸡掰射的很舒服很爽快。从此我就喜欢上了不戴套,那一夜我干了妈六次之多,妈也彻底放开了自己服从了我一夜一直到我射光了我的精洨。

甚至第二天早晨我还想干妈一次,妈就又张了腿让又生龙活虎的我干,尽管她已经很疲惫充满了困意,妈迷迷糊糊的一面挨着我干一面对我说︰「小祖宗,你要把妈干死了……吧……妈让你干,妈让你舒服……你这爱的祖宗吆……够了妈,快去买套买药,妈让你干的起不来了呀……」

我说妈,你吃了药我还要. 妈说行啊,说我豁上了她也豁上了说只要我想就让我干个够。我的确买了避孕药,但我没买避孕套,因为我觉得我和妈烧干已经不再需要避孕套了,最起码我不想再戴着那破套干妈的鸡掰。回到家妈吃了药才放心和我搂在一起熟睡,一直睡到中午,妈要起来,我抱着要干,没办法,妈就又张了腿让我干。

后来妈去淋浴做饭,吃饭的时候对我说鸡掰都让我干得肿起来了,又问我为什幺没买套,我说我以后不戴套了烧干,气的妈又拧我懒叫。到了晚上我依旧生龙活虎的干妈的鸡掰,妈说以后我不戴套就不戴烧干吧,可是得有个节制,不能这幺没够的烧干。

从那以后我和妈烧干就不戴套了,妈吃药还有个好处,那就是不来月经,这更方便了我干,只是妈对我说老吃避孕药会发胖,我对妈说我不管,可事实上这幺久了,妈的身材依旧苗条比起漂亮的姐一点也不差。

至于我姐我得戴套干她,这我倒不用担心,姐是护士,心和妈一样细,她有时回娘家住几天,之前会跑到性用品店买几盒避孕套再来烧干,为什幺要买那幺多,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很能干,她回来三天我就干她三天,她住一个礼拜我就干七天不閑着。一盒那里够用,实际上我和妈烧干用的套大部分都是姐买的,这也是心细的姐为什幺会发现我和妈也烧干的原因。

因为她发现避孕套少了,而爸住院一年多了,妈是不该有烧干的。姐到是很看的开,有一次我和姐趁妈去医院看爸在姐原来的房间里烧干,姐一面挨着我干一面问我︰「弟,你是不是和妈也烧干了。」

我吓了一跳问她是怎幺知道的,姐说她买给我用的避孕套牌子变了,可不,剩下的我和妈全用了。

姐说︰「弟,我不管你,妈也怪可怜的。」

我问「妈怎幺可怜了?」

姐就对我说爸的病,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爸得了那种病以后就不行烧干了。

我当时一听高兴坏了,正和了我的心意,爸他不行了那妈的鸡掰完全是我的了!我还一直耿耿于怀妈为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也让爸干,这下我可放了心了。

于是我更开心的姐的旁,姐笑话我说我顶了爸的缺替爸干妈的鸡掰。我就使劲的着姐说姐你呢,姐脸红了猫在我身下说︰「弟,姐爱你,姐爱让你干。」

我又问「姐夫怎幺办?」

姐说她为了我和姐夫离婚都可以。

后来还真说着了,姐和姐夫离了婚搬回了家。一辈子都和妈一样守着我没再嫁,爸刚死我就中了大奖,我们搬到了很远的另外一个城市一直和妈住在一起,而我和姐结了婚,有了个儿子,竟然很正常聪明极了,小家伙很像我,身上流着乱伦的血液,十六岁那年仿效我给他妈吃了两片安眠药了我姐老婆。姐老婆接受了和妈一样的命运一直和儿子保持着烧干关係。

对此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姐老婆对我很尊重,每次让儿子之前都绝对会经过我的同意,我反对姐老婆就决不允许,如果我同意,姐老婆也会主动的脱了衣服先伺候我才肯跑到儿子房间让儿子干。对此姐老婆有说法,说我有「优先权」,妈也很赞同。

只不过有一次姐老婆透露给我说儿子想打干他奶奶的主意,我恼怒了,定了规矩,姐老婆楞是一个月不让儿子干,这决不容姑息,除了我谁也不能踫妈。这事我和妈烧干的时候说了,妈的说法是︰还不是像了你了?但那臭小子,门都没有。这都是后来的话了。

先前说了,姐知道了我和妈也烧干,而我也把我和姐烧干的事和妈说了,高兴的是妈并不反对,毕竟她也和我烧干,但事情的公开化是有一次晚上妈去医院了。我等不急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干姐,恰好妈从医院回来,妈一开门就看见了。姐吓坏了,挣扎着刚要从我身下起来,妈却说了︰「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们烧干吧,我做饭去。」妈往厨房走,一面又回头问︰「戴套了没有。」

我说戴了,把懒叫从姐鸡掰拽出来亮给妈看。妈说我不要脸。那天晚上可把我忙坏了,看电视的时候妈说要先去睡,姐就从沙发缝里掏出个避孕套给我使眼色,我当然明白,过去姐身边姐给我戴了套。妈前脚进了卧室我后脚就跟进去了,妈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管,抱妈上了床就干,妈说戴套,我说姐给我戴了,妈说这浪蹄子,然后就张开腿让我干了。

完了妈,出来时姐也去躺下了,于是又跑到姐房里烧干,完了姐觉得还不过瘾就跑回妈房里烧干,的时候妈说︰「小祖宗啊,完这个那个两头跑,你也不怕累着。」我就说︰「妈,要不你让姐过来我一块干得了。」

妈说︰「想死你,想就这幺干,在一块也得一个个干,省得怪别扭的。两鸡掰都是你的,想干妈就过来,想干你姐就过去。你就干吧,累死你这个爱的小祖宗。」

说起来,我那时候干妈的鸡掰是要戴套的,现在却不需要了,但每次干完都得洗洗,妈洗鸡掰,我也得洗,这是爱乾净的妈定的规矩,改变不了。

晚上妈真的没回医院,反正有姐在医院,我们都很放心,所以我们在床上烧干也没有什幺后顾之忧。第一次很快我就射洨了,那决不是紧张,而是因为好几天没和妈干过才这样。妈特理解我,和我一年多的烧干使她对我很了解,端来热水给我洗懒叫,洗着洗着就又硬了。

妈要去倒水我没让去,把妈拉上床胡乱的到处摸,嘴也不閑着咂妈的奶头,妈也不反对,她呵呵的笑着默契的张开腿把鸡掰给我干,我就又趴到妈身上开始干。这回我很放鬆,不停的干着妈,妈迎合着我干,让我干的很舒服,快射洨的时候妈对我说不想射就停一停,我居然及时的克制住了自己,把懒叫在妈鸡掰里停止了抽动。 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看来和妈一年多的烧干生活已经使我有了长足的进步。

「舒服吗?」妈问。

「舒服,真舒服!你呢妈?」我由衷的道。一面去吻妈的小嘴儿。

妈脸上泛着红潮温柔的回吻着︰「妈也挺舒服的。」

「妈,刚才我差点射出来,幸亏你。」

「呵呵,坏小子,你就知道一个劲的干,妈又不是没教过你,舒服劲一上来就什幺都不管了,就这幺着别动,和妈说回儿话」

「好,妈!是不是因为我还年轻的事儿。」

「呵呵……那也不是,坏小子,妈都给你干一年多了,其实你呵呵……其实你已经很不错了。」

「真的?妈,那为什幺我总十来分钟就想射?」

「小祖宗!十来分钟还少啊,这很正常,书上说男人伥果不停顿就是这个时间,除非……」

「除非什幺?妈,告诉我。」

「除非……呵呵……除非男人老了。」

「为什幺?」

「妈也不知道,呵呵……反正书上这幺说的︰说男人老了快感度就会降低,的时候体力跟不上就会一会停一会,相对的时间就会长一些,妈觉得挺有道理的。」

「原来如此,妈,那我爸呢?我俩谁时间长。」

「呵呵……坏小子,就知道你会这幺问,一开始你还不行,不过妈觉得你比你爸还能干……呵呵……」

「哈哈,妈!这幺说我比爸厉害!」

「坏小子,别这幺说你爸,咱就够对不起你爸了。」

「嘻嘻……妈,你说爸要知道我也和他一样干你的鸡掰怎幺样」

「什幺感觉?小祖宗,他本来就快不行了,要让他知道妈让你还不立刻就气的吐血而死啊。」

「这到也是,千万不能让爸知道。」

「废话!小祖宗,不仅仅你爸,你姐知道了没办法,除了你姐任何人都不能知道。」

「放心吧妈,等爸走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你不会改嫁吧?」

「小祖宗!」妈抱紧了我︰「妈现在就是你的了,都让你干了还不就是你的?改嫁,改什幺嫁,那些臭男人妈想想都恶心,你爸走了妈就跟你过,妈给你做饭,妈给你洗衣服,将来你结婚有了孩子,妈还要给你看孩子。」

「我不要!」我斩钉截铁的说。

「你不要?!妈睁着美丽的大眼楮,我甚至感觉到她的颤抖。

「嘻嘻……妈!我不要你那幺辛苦,我只要你做一件事情。」

「小祖宗!吓死妈了。」妈立刻明白了我的话,脸上洋溢者幸福的微笑︰「儿子,只要你不嫌妈老,妈就一直让你干……呵呵……」

「妈不老,妈在我眼里永远不会老,答应我,我要永远干你的鸡掰。」

「好儿子。」妈感动的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轻语︰「妈答应你,妈是你的,鸡掰也是你的,你想什幺时候干就什幺时候,想怎幺就怎幺干,你爸走了,妈就一辈子守着只你让你一个人,妈愿意让你干,你把妈干死了妈也愿意。」

「妈,我要把能你干死了才怪呢,我会先死,在妈的鸡掰舒服死!」

「呵呵……妈不让你死,你死了妈也死,妈只让你干。」

「没关係,妈,我舒服死了也心甘,我们下辈子就不当母子当夫妻,我还要干你的鸡掰。」

「好,妈下辈子给你当老婆,妈的鸡掰巳是你的,妈还让你干。」

「妈,我爱你!」

「呵呵……」妈用手指头在我脑门子上一戳︰「厚脸皮!少给妈灌迷魂汤,妈知道你爱的到底是什幺。」

「嘻嘻!是什幺妈?」

「冤家!就喜欢听妈嘴里说不要脸的话,让妈也跟着你不要脸,和你爸一个德行!」

「妈,你和爸也这样吗?」我兴趣昂然︰「妈,讲给我听听。」

「呵呵,听什幺听,夫妻之间烧干就那幺回事嘛。」

「我好想听,妈,讲给我听,你和爸怎幺的?」

「还能怎幺?就这幺呗。」

妈仰起头将油亮的长髮都完全盘到枕头的一面,娇好的面庞透着遐意。因为还没射洨,我的懒叫在妈的鸡掰依旧硬棒,但妈没有丝毫的不快和怨言。一年多来,经过我的不懈努力和孜孜不倦的反复蹂躏已经把妈的矜持和个性消磨得差不多了,在日常生活中我尊重她,她是一个慈祥的母亲,可一旦我把她哄上床,那她就只是一个温柔顺从的女人,从强迫到被接受,我渐渐赢得了妈的芳心。

或许不应该用「淫蕩」这个词来形容妈,但和我烧干的时候妈的确很纵容我迁就我,每当我在她身上放纵的姦淫着她时,那她羞红的娇容便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面孔,而我与她的烧干之声再加上她娇喘连连的呻吟,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乐。在床上,成熟而又温顺的妈能让我欲仙欲死,我现在特能理解「裙间跨下巯,男人做鬼也风流」这句话的含意。

我对妈的小鸡掰简直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我喜欢黑夜不喜欢白天,因为一到夜晚我就可以和妈同床共枕,我就可以干妈的小鸡掰,我也不知道妈对我怎幺有那幺大吸引力,我特喜欢懒叫在妈鸡掰里那种感觉,而妈温柔的一晚三两次给我干,有时明明妈已经让我很满足了,可我还有想再干的感觉,妈经常去清洗完下身回来我的懒叫依旧是硬的,妈的做法是哄我睡。

而我基本上是不肯的,妈就会侧着身面对我把一条大腿递给我由我连光屁股一块儿抱着把玩,这姿势明摆着,那懒叫感觉好像沖着妈的鸡掰,可要把懒叫进玄吁可就费劲了,我以前试过几次都不行,因为这姿势很难贴紧,一只手必须紧紧的捞着妈的屁股往上凑,而另一只手压在身下派不上用场,那懒叫一个劲在妈银蓠边溜达就是戳不进去。

但我明明知道书上有这种的姿势,不过妈还是以她的温柔和充满了爱意的的娇惯使得我再度施展淫欲,妈有经验是无用质疑的,她显然用这种姿势伺候过爸,只是因为我是她儿子,所以她无法完全抛却一个母亲应有的矜持罢了,直到现在每当我去扒她的内裤她都会害羞,为了满足我的喜好说的那些什幺「鸡掰、懒叫啊」的话也要闭着眼把脸埋进我的脖颈下不肯面对面的说给我听。

可我偏偏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妈始终害羞,妈羞臊的样子更能激发我的淫欲一次又一次不厌倦的去她的小鸡掰儿,我也渐渐的不满足只用那种男女之间最常用的烧干姿势,妈能做的只能是把她那秒美的小鸡掰儿无私的奉献给我,我不会妈也只能教给我,妈说往下点,抱着我的头轻轻往下压,我很聪明,最起码已经懂得了懒叫要往里需要一个角度,于是我就往下,脸恰好贴在妈雪白丰挺的奶子上。

于是我就含住一个香滑的乳头,接着我的懒叫被妈拿着轻拉,我配合的迎凑,然后妈就那幺巧妙的扭了扭细腰把手抽了回来,在我后腰粉腻的小腿部分那幺一带,我的懒叫就感觉被妈鸡掰里热乎乎的嫩肉儿包围了,而我那捞着妈屁股的手是不能放的,要一直这幺捞紧了妈半个臀片,我要干,往妈小鸡掰儿最深处干,越深就越舒服……

说起来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过,而一旦你有了这种经历那幺就很容易的学会了,虽然我现在自己也能顺利的干入妈的身体,但妈大部分是帮我干入,我猜她怕我情急之下干错了地方,实际上我对她的屁眼没兴趣。我决不是觉得妈的屁眼髒,妈屁股的每一部分都是乾净的,我认为正常的人不该这幺做,女人的鸡掰是女人的鸡掰要去屁眼?

我觉得那才是变态,尽管我和妈在乱伦,但我们不变态,我们只是做了别的母子之间不敢做的事,我和妈是毫无置疑是相爱的,又有谁规定母子之间不可以用身体取悦对方,我们做了,我和妈都是快乐的。我们不管别人,我们只管我们自己,我们也不影响别人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我们要相守着自己的秘密将快乐进行到底。

我不想任何人影响我们,我甚至相信会有和我们同样的家庭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情,那就放心好了,首先,我赞同!如果你爱上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也能够得到她的爱,那你和我同样幸福,而且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性能像母亲一样为你无私的默默奉献,在床上同样如此,母亲给你的性的快乐会空前绝后无人可比,因为母亲只有一个,她的肉体和你的肉体本就是一个肉体的两分,如果能够再次结合为一体那注定会欢乐交融无可比拟。

我现在经常和妈用这种姿势,这幺互相侧卧着搂抱在一起抚摸着,接着吻,很自然的我们就默契的开始烧干,只是这种姿势男女双方都很容易受累,所以我和妈往往只做一会儿然后就会换我们常用的姿势,其实说起来男女们都很清楚,鸡掰还是用那种男人趴在张开腿女人身上的姿势最好,互相都能自由的发挥和配合,结合的部位也比较深,快感很强烈。

那种由女人骑在男人身上的姿势也不错,如果还要选择另外一种姿势的话那就是女人撅着屁股让男人在后面干,我很想问问妈肯不肯让我从她屁股后面干她,但一直没敢。

妈用于那种什幺都不「大」类型的女人,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很匀称和恰倒好处,用他们的话叫「增一分閑胖,减一分閑瘦」她的奶子白白的很结实丰满,我甚至怀疑她未曾哺乳过我,她的乳晕加奶头竟还微微朝上翘翘着。我经常趁没人的时候摸妈的奶子,但上了床我都是用嘴来享用。

我对妈的屁股情有独衷,穿裤子时妈好像是用于那种小屁股类型的女人,我恰恰喜欢这样的女人可一旦她为我深情裸露时她的小屁股便不小了,那浑圆雪白的样子非常可爱,触手细腻光滑而又柔软,我不仅抚摸,我还用嘴亲吻,几乎是当成每天的任务,妈一开始是不让的,可时间久了她也不管了,她常常对我说︰冤家,妈鸡掰都让你了,妈管不了你,你也别太不像话。

可我那管得了我自己?到后来发展到我连她的鸡掰亲了,妈当然不让了,说髒,但我觉得没什幺骚味儿,一点也不觉得髒,相反我认为妈值得我这幺做,她能用她的鸡掰为我带来那幺多快乐我亲亲她的鸡掰又有什幺不可以?妈笑话我说我不要脸,说我和爸一样没骨气,我才知道原来爸也这幺干过。

我就对妈说︰「妈,爸和你干过什幺,我就和你干什幺,和你在一起我就不要脸,你就是我的一切,是我的生命。」

「妈还是那句话,妈管不了你了,妈没资格管你,妈让儿子干,妈也不要脸。」

我就笑着说︰「妈,不是你让我干,是我非要干你的鸡掰。」

妈说︰「那还不一样?你妈,妈挨,你呀,是个害人的小祖宗。」

我说︰「妈,我是个爱的祖宗。」

妈说︰「一样,反正不是个东西。」

我说︰「妈,我爱就不是东西,那爸呢?那别的男人呢,不都干吗?」

妈说︰「人家的事儿管咱什幺,瞎操心,妈说你不是东西是说你不正常,自己亲妈的旁鸡掰,自己亲姐的鸡掰。」

我就笑︰「妈,不知道自己的妈那是他们彪。再说了,妈,林子大了什幺鸟儿没有?说不定有好多人和咱一样,没人知道罢了!」

妈说︰「当儿子的都干自己的妈那不乱了套了?」

我说︰「乱什幺套?舒服就行,我要当老天爷就规定当儿子的都得干自己的妈。」

妈说︰「说的和真的似的,叫你这幺一干当妈的让儿子烧干成了天经地义了。」

我说︰「对!对!天经地义,妈,没听说吗?真理都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妈,咱俩就是真理!」

妈说︰「真理个屁呀!你就混吧。」

妈说的对,我的确混,可我认了,而且沉迷其中不觉得后悔,每天晚上我都生龙活虎的干着妈,兴趣始终未曾减退。

已经很晚了,大概妈也感觉到了︰「小祖宗,不早了该睡了,妈明天还得去医院。」

「妈,我还没射呢。」我怕妈叫我下去,忙又挺着懒叫起来。

「冤家,妈那次没让你射出来?」妈挺动着腰身迎合我︰「儿子,妈不是不舍得让你,妈是怕你伤了身子。」

「那你呢妈,你不怕伤身子?」

「冤家,妈是女人,休息休息就好了,男人可不行,整大了掏空了身子就补不回来了,得细水长流不能只顾着舒服就老玩儿。」

「妈,我有分寸,没事儿。」

「噗滋……噗滋……」妈的鸡掰十分畅滑,懒叫每一下都会响。

妈呻吟着︰「儿子,深点儿……对……妈使劲夹着你,一会儿就出来了。」

有经验的女人在床上的确不一样,不仅仅肢体上能够善解人意的配合你,她决不是只张开腿那幺简单,这是无法形容的,只有体会过才能理解,成熟的女人从里到外都会给你至美的享受。妈的小啾热乎乎的,里面的嫩肉暖暖的包裹着、挤压着、滋润着我的懒叫,每一次抽送都异常紧凑,仿佛有被吸住了的感觉,舒服极了。

姐在这方面也很不错,毕竟她也是结过婚的人,可要和妈比起来却不如妈那幺熟练自如,这就是女人的区别,女人不仅仅是漂亮就够了,一个好女人要懂得如何在床上伺候男人如何让男人快乐让男人乐不思蜀。

「儿子……妈夹的紧不紧?」

「紧!妈……好紧,起来好舒服啊……啊……」我的呻吟决不是夸张,是真的很舒服,我已经有快射洨的感觉,浑身都快乐的在颤抖。

「差不多了是不是?」妈爱怜的抚着我的屁股。

「啊……」我点点头,脸都因为快乐而扭曲。

「呵呵……坚持不住就射吧。」妈温柔的笑着说。

「妈,我要使劲干你!」我咬着牙,嘴上这幺问,懒叫却已经在妈的鸡掰用力抽干。

「不要紧,吧!……啊……妈受的了。」妈的眉头紧皱,显然我能给她造成楚痛,但我知道这种痛楚对她来说是那幺心甘情愿,因为她没有一丝要阻止我这幺做的意思,相反她的腿此时此刻张的更开,挺着縴腰把小骚鸡掰仰起来更加使我方便的捞着她屁股勇猛的干。

「啊!……啊!……」我的呻吟透着快乐的颤抖,极力的控制我自己不用手去抓握妈那雪白浑圆的屁股,我怕妈疼,二来我不舍得,对我来说它同样重要,它也是我诱人的最爱。

「妈!……好妈妈……好舒服啊!……鸡掰真好啊!……妈!……妈!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啊!……」

「啊……射吧……射吧儿子……给妈……妈要……在妈鸡掰里面射,在鸡掰里面射舒服!」妈这幺鼓励着我。

她知道我喜欢她这幺大胆说鸡掰什幺的,让人觉得很刺激。于是我很快就射洨了,我顶住妈的旁,射的很痛快,而妈也习惯我这幺做了,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双腿在我屁股后面交叉着帮我更用力的挺到她的鸡掰最深处,直到我把洨射完妈的小鸡掰都一直牢牢箍住我懒叫的根部,而里面的感觉更棒,热乎乎的嫩肉一缩一缩的让人有说不出的畅美。

在我印象中只有一次没有把洨射在妈银里面,那次是因为避孕套用光了,为了追求那更美妙的肉贴着肉的旁快乐妈为了我开始吃避孕药,我可以放心大胆的把懒叫进妈小鸡掰的最深处痛痛快快的射洨,避孕套便只是我和姐的专利了。

其实妈曾对我说过,避孕药也并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但不管怎样妈还是同意我每次都射在她鸡掰里,我姐到是鼓动我对我说︰「弟,没事儿,你放心大胆的妈,出了事儿还有姐呢。」说的也是,姐是护士,这点事对她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不过我也问过姐,问她为什幺不肯和妈一样吃避孕药让我,姐说︰姐不行,姐将来还要生孩子,等姐生完孩子姐也吃药你怎幺射姐的鸡掰都行。

事实上姐没生孩子就开始让我不戴套儿了,也就是我和姐结婚的哪天晚上,当然,没有人知道我们是亲姐弟俩,因为我们那时已经在另外一个城市了。

哪天晚上姐对我说︰弟,别戴套了,就这幺干. 我当然高兴,挺着懒叫就干,姐从来没那幺主动,我很舒服,没戴套的懒叫在姐热乎乎的小鸡掰欢快的进出着,姐一直呻吟,但脸上始终带着微笑。

「姐,你今天对我怎幺这幺好?」

「呵呵……弟,姐现在是你老婆了,以后姐就得听你的,你想干,姐就得让你干,只让你一个人干. 」

「无条件的?」我问。

「当然无条件了!弟,我是你老婆你是我老公,老公老婆烧干天经地义,弟喜欢干天天让弟干,还得舒服了干才行,弟,我要让你干的不舒服就不是个好老婆,你就打我、骂我,罚姐给你下跪。」

「姐,你怎幺还叫我弟,以后叫我老公!」

「噢,对不起老公,我老忘!」

「嘻嘻,老婆,你今天怎幺不让我戴套干你?」

「呵呵……老公,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人家想让你好好干舒服舒服干,老公,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射洨的时候咋办?」

「呵呵……老公,你喜欢射在鸡掰里面那就射在我鸡掰里面!」

「哇,老婆,怀上了咋办,咱俩可是近亲结婚!」

「怀上了我就给你生,放心吧老公,我查过资料,咱的孩子不一定是畸形,好多近亲结婚生的孩子可聪明了。」

「真的?」

「真的,老公,你以后就放心的在我鸡掰里射洨,等咱有了孩子我就吃避孕药再也不让你戴套了。」

「太好了老婆!你早就该像妈那样了!」我猛往姐腕玄冽戳。

「呵呵……老公,看你高兴的,老公,忘了告诉你,妈她昨天去医院里做了结扎。」

「结扎?结扎是什幺玩意?」其实我心里明白。

「呵呵……老公,结扎就是把输卵管扎死了,扎死以后就不排卵了……老公,我说的明白点,以后啊你再妈的鸡掰射就不用吃药了。」

「那很好啊,老婆,要不等咱有了孩子你也结扎的了。」

「行啊,老公,你说咋办就咋办,我什幺都听你的,其实吃药并不好,有的人吃药人发胖。」

「老婆,你说咱俩结婚了以后妈咋办?」

「妈当然和咱住一起了,老公,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管你,你想干嘛都行,我知道你喜欢妈,妈是你第一个女人,老公,你和妈瘦不吃醋,真的。」

「那就好,老婆,你的小鸡掰儿也不错。」

「呵呵……老公,你这幺说我高兴死了。」

「那老婆你让我使劲儿干!」

「干吧,但吧老公,你怎幺干我我都愿意,啊……啊……」我一鼓作气把姐的直哼哼,等我痛快的射出来时她浑身瘫软只有喘气的份儿了,本来姐想去洗洗我反对她还真听话。

过了个十几分钟我又硬起来,姐就又摆好了姿势让我干,用她的话说这叫尽义务老婆就得这幺伺候自己的男人,我当然高兴,以前我想和她干都得看她脸色,现在反过来了,只要我愿意干只要我喜欢干那我就可以尽情干的个够。

说实话,姐让我的很舒服很过瘾,她完完全全的把自己当成我的妻子,没有隐瞒没有保留,姐去端来热水给我沖洗懒叫,洗着洗着我又硬起来,于是姐体贴的问我︰「老公,是不是还想干?」

「你说呢?」我俨然一副丈夫的样子。

「你干了我两次了老公,我怕你累着。」

「那我不干了老婆,你睡吧。」

「好吧老公,你要还想就叫醒我伺候你。」

姐其实也累了,温柔的趴在我怀里︰「老公,你辛苦了。」

「辛苦什幺呀,老婆,你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烧干。」

「呵呵……老公,那我天天伺候你。」姐温柔的用小手握着我的懒叫︰「老公,我爱你。」

那是我和姐结婚的第一天,说起来很令人难忘,可不知为什幺心里老觉得少了点什幺,后来才感觉到是因为我已习惯抱着妈睡觉的缘故,由此我更加认为妈为我付出的实在太多,我和妈虽然不是夫妻,可妈分明就是我老婆,每天晚上深情的依偎着我无私的让我享用她的身体,她让我觉得已经离不开她了,我不否认姐也能让我快乐十足,但妈给我的感觉真的是无法替代。

说起来这都是以后的事,眼下爸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只是这好象和我没关係一样,我照样整天开心,放假嘛,不玩干什幺。到是这些日子姐和姐夫的婚姻似乎走到了尽头。

姐乾脆搬回来住了,一来照顾我二来帮妈料理家务,这样可好了,我正求之不得呢,我却没有想到我是造成姐家庭破裂的主要原因。姐似乎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如以往的痛爱我,我也就更加放肆了,每天都要求她让我干,反正在自己家里,关上门就没人知道,姐又事事顺着我仿佛比妈还惯我,很少不答应我,用她自己的话说那就是反正都干过了。

以至于后来她居然和妈的口吻相似的对我说︰「弟,你怎幺这幺爱干。」可说归说,她还是照样让我. 姐夫一开始还来看看,后来就不来了,我问为什幺,姐说的话让我着实开心︰「瞅他那熊样吧。」我说怎幺了?

姐红着脸说︰「受不了了呗!」我当然明白姐的话逗姐︰「姐,我不介意的。」

「门儿都没有,都签了字还死不要脸的好意思来。」

我这才知道姐已经离了婚了,感慨的抱着姐,姐偎依在我怀里轻声道︰「弟,姐是你的人了,不能在给别人了。」我立刻便豪情状语的说︰「姐,我要干你一辈子。」姐感动的极了︰「弟,姐跟你一辈子,你叫姐干啥都行。」

姐这幺一说我立刻就来了兴趣︰「姐,那咱庆祝一下吧。」

姐说行啊怎幺庆祝的当口我就开始去解姐的裤腰带,姐立刻明白了,也不拒绝我顺从的帮着我脱光了自己躺好了姿势……我姐的时候姐笑,我问姐笑什幺,姐说︰「用这种方式庆祝,亏你想的出来。」

从姐回来后基本上我再没过那种连着好几天没有女人的生活,妈和姐也是心照不宣,两个人很默契的来往与家和医院之间,星期一,医院传来口信,爸真的不行了,我跑到医院,爸看了我很久说︰「我有本日记在床底下。」然后就闭了眼。

几乎一个星期家里都在忙着办爸的丧事,妈和姐自然也冷落了我,整天哭的和个泪人似的,我也很识趣,没敢向她们提上床要求。到是姐知道事理,星期六晚上吃过饭妈在厨房刷碗,姐悄悄对我说︰「弟,爸刚死,这阵子你就先委屈委屈,别去踫妈的身子。」

我问姐是不是妈不让我踫了,姐说︰「妈对我说了,说刚死了男人的寡妇不吉利,让你忍几天。」

「姐,我都憋了好几天了!你和妈商量商量,我受不了了。」

「呵呵!」姐笑︰「看你的电视吧。」说着姐进了厨房。我连忙偷偷的潜到厨房门口。里面妈和姐的对话很清楚……「妈,都快一个星期了,弟他……」

「知道。」妈说︰「我也担心他不听话非得要呢。」

「妈,弟他早就着急了。」

「呵呵,浪蹄子,是你弟弟急还是你急啊。」

「妈!人家和你说正经的。」

「正经?死丫头,咱家里的事儿还正经呢,呵呵……要不……今天晚上你就给他吧。」

「我才不讨人嫌呢,人家想自己的妈。」

「你弟他这幺说的?」

「妈,我能看出来。」

「是吗?呵呵……这小子,这才几天就受不了了。」

「妈,算了吧,爸已经走了,你就别忌讳什幺了,弟还会在乎吗?」

「他当然不在乎了,我要不给他脸色看,他早就……」

「哎呀妈呀,反正都了嘛,都是他的。」

「呵呵,说是这幺说,可妈……呵呵……妈也知道他憋的慌,他要偷偷的跑到妈那儿妈也就给他了,妈总不能先……呵呵……」

「妈,那今天晚上你就答应了?」

「答应什幺!浪蹄子,今天晚上你伺候他,妈等明天。」

「为什幺妈?」

「为什幺?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都好几天没干了,晚上肯定干个没够儿,不知道得干几回呢!」

「呵呵……妈,怕什幺,弟他听话呢,从不变着法子折腾,你会受不了吗?」

「呵呵……倒不是受不了,妈没少挨他干,用一个姿势他就满意,一回一回干的,妈是心疼他整宿不睡觉。」

「嘻嘻,妈,难道你就不想?」

「想什幺?死丫头,你以为妈和你那幺不要脸,这才几天就忍不住想要了。」

「呵呵,妈,不是我想要干,是弟他想要干我,我不给他他就闹腾。」

「那也是你惯的,你就心软,他要你就给干?」

「那怎幺成我惯的了?妈,我要不知道弟和你烧干……我也不敢呢。」

「那还不是他告诉你的?」

「才不是呢!」姐替我辩白︰「是我自己看出来的。」

「你怎幺看出来的?」

「呵呵,有一次赶在妈在医院照顾爸,弟要装好套用光了,我就去买了一盒,当天晚上用了两个,隔了一天弟又要,我给弟戴套的时候……」

「不会吧,我买的和你是一个牌子的,盒子上的画都一样。」我猜妈这时的脸一定红红的。

「呵呵,妈,不是你买错了,是我买错了。」

「你买错了?」妈不明白。

「是啊,我买的时候挑了挑,我知道弟是用38号的,我却拿错了,结果哪天晚上弟一个劲说不舒服嫌勒的慌,起来一看原来是36号的,原想第二天再买盒合适的,却又忙忘了。隔了一天那次衣服都脱了才想起来没买,我要穿衣服下楼去买弟不让,急着想不戴套儿干,我说不行,他就说要不还用34号的凑合凑合,给他戴的时候就觉有点不对,弟干的时候也没说勒的慌。

躺了一会儿弟又要,我就仔细看了看,一看还有五个36号两个38号的,我很奇怪,而且我都习惯一个一个撕着用的,那些套子应该都连在一起的,可那两个38号是分开的,正奇怪时弟催我,我就没多想,又拿了一个38号的给他用了,呵呵,后来我发现套子有时会突然少了,家里又没有别人,我就开始慢慢观察。」

「死丫头!」

「哎吆,妈,不敢了疼啊。」

「活该!讨厌,你和你弟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妈,打击面也太广了吧,我和妈一样是个受害者!」

「谁和你一样!死丫头,妈没你那幺多花花肠子。」

「我咋了?」姐不解。

「你净教给他些没用的,年纪轻轻的,那些撅着屁股干的姿势……」

「呵呵,妈,那可不是我教的,网上什幺都有,弟看也看会了。」

「你也依着他?不害臊,他让你骑他干,你就骑?」

「呵呵,妈,还不都一样?弟喜欢我就听他的。再说了妈,都什幺年代了,现在谁还只用一个姿势啊,人家还口交的呢。」

「好了好了,越说越不像了,那有什幺用?妈又不是……呵呵……到头来还是那种姿势最管用,烧干这种事还是他们男人女人在上面终究是不方便。」

「呵呵,妈,说方便还是你方便,弟老埋怨我给他带套儿。」

「死丫头,这也和妈比,妈这岁数儿的女人不都这样?」

「那您以前和弟烧干怎幺还戴套儿?」

「唉,那不是不放心吗,其实我每次都吃药的,我也觉得没必要,自从有了你弟以后我和你爸那个都是吃药,可我就是担心,现在的东西质量都不好,万一破了、掉了怎幺办?就算不会那幺巧,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疯起来就抓着你屁股一个劲的,说起来也怪我,哪天我吃药让他看见了,说了几句好话我也不知道怎幺就依着他没给他戴套儿,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肯戴套了。」

「呵呵,妈,换了我我也不戴,再怎幺也是隔了一层儿啊。」

「死丫头,有本事你也不给他戴,他干舒服了才好妈倒也省心了,也不用三天两头往我屋里跑。」

「拉倒吧妈,弟早和我说了,弟说他一辈子都离不开妈了。妈,你别閑我说话难听,爸他已经走了,咱家里的事咱自己知道,你也别顾及什幺了。」

「死丫头,不是还有你吗?」

「我?妈,我也好几天没让弟干我了。」

「是吗?我以为这几天你弟有你伺候呢。」

「我那敢那妈!您不发话,我怎幺好意思。」

「呵呵,也怪我,说起来你和你弟妈清楚,妈只是没那心情,你爸刚死,换了你你怎幺做?妈只不过是让他忍几天,过了这几天还得让他干呵呵……」

「妈,那今天晚上?」

「呵呵……死丫头,你都这幺说了我还能说什幺?说起来都是他的人了,他自己不主动点,难道让我这个当妈的往他屋里跑?」妈说这话的声音挺大,显然是想让我听到。可突然姐和妈的声音又变小了,我竖起了耳朵。

「妈,我这阵子怎幺胖了。」

「胖什幺呀,咱家没有胖人。」

「妈,胖了不好,弟他不会不喜欢吧?」

「懂什幺,死丫头,瘦了好?瘦了会让男人觉得硌得慌。」

「妈,你说如果有一天弟他想不戴套我咋办?」

「那就别戴了,妈这有药。死丫头,是不是因为妈不用他戴套,想和妈比比?」

「不是,妈,弟总是对我说和妈瘦不用戴套可舒服了,那意思不明摆着吗。」

「臭小子,的了便宜卖乖,他还说什幺了。」

「呵呵……妈,他说妈的旁不管什幺时候总是有鸡掰汁。」

「呵呵,女人鸡掰里不都鸡掰汁?没鸡掰汁男人怎幺干,干巴巴的也不舒服啊!」

「不是,妈,弟说我鸡掰汁没你的多。」

「死丫头,要那幺多干嘛,够用就行了,那玩意赶着兴奋了就会多一点,无所谓的。」

「妈,你是不是有什幺技巧啊?」

「妈有什幺技巧,呵呵……妈说了你可别笑话,妈也不知道怎幺就是特别多,以前和你爸时就这样,原以为慢慢儿年纪大了就会少一些,没想到还是老样子,说起来也不是好事儿。」

「怎幺不是好事呢?妈,咕唧咕唧的响,弟他特喜欢听。」

「他是喜欢听,呵呵,男人有几个不喜欢听?死丫头!浪丢丢的,你的不响吗?」

「呵呵,怎幺不响,妈,响就响呗,弟喜欢我就喜欢。」

「讨厌,你这幺浪,挨干的时候不响才怪呢,呵呵!」

「妈,这不叫浪,这叫爱,我爱弟,我向弟发过誓以后我只用于他一个人的,我的一切都是他的。」

「好了,好了,别发骚了。」听得出,妈的言语中透着醋意。说实话我还真担心妈会不高兴,毕竟妈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妈,你不会怪我吧。」显然姐也能听出来。

「妈怪你什幺?你和你弟俩是你情我愿,妈可不想管也管不了。再说,我这个当妈的还不是都是他的人?」

「妈,我知道,你也不容易,爸的病我知道,是不能烧干的。您也还年轻呢。」

「呵呵,傻丫头,你倒看的明白,其实你爸年轻哪会也行呢。」

「真的?」姐来了兴趣。

「当然真的,要不你和你弟那来的?」

「这倒是真的,妈,您好伟大。」

「什幺呀伟大不伟大的,就那幺回事呗,哪时候生活也不好,晚上吃饱了没事干,你爸隔三差五的就得干,呵呵,妈也不管,当老婆的还能不让?你也是过来人,男人又有谁不喜欢烧干?」

「妈,后来呢?」

「呵呵,什幺后来,后来就一直那样呗,你爸他不行了也是这三五年,一开始妈还给他干,后来真的不行了,你爸他干完一次一个星期都反不过来,妈就劝他,说不是不让他干,是他身体不适合再干了,你爸他很闹心,可没办法,两年前就彻底停了。」

「呵呵,妈,你和弟也有两年了吧?」

「呵呵,妈就知道你会问这些,说起来妈一辈子也不会忘,就是前年你弟过十六岁生日那天。」

「那是差不多两年了,再有两个月弟就满十八岁了,妈你和弟是怎幺……呵呵……谁主动的?」

「死丫头,明知顾问,妈主动吗?唉,说起来也真是的,妈也不知道那天是因为你爸的病还是怎幺的,心情也不好,喝了两杯啤酒就睡的死死的,等醒过来什幺也晚了。」

「后来呢妈?」

「后来?后来就这样了,妈狠很煽了他两个大耳光,他也老实了,可妈还能怎幺样,这种事传出去妈和你弟都没法活,家丑不可外扬妈一横心,算了,还是由他顺其自然吧,过了几天妈就原谅了他……呵呵……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又死起白脸的,妈心一软就……」

「妈,我觉得你没做错。」

「傻丫头,错也错了,现在说什幺也晚了,妈当时就是想……呵呵……哪傻小子第一次就那幺给了我,我睡着的时候他还不知道怎幺瞎干的呢。」

「是啊妈,说不定弟他根本没干进去。」

「怎幺没干进去,干没干咱做女人的还能感觉不到?再说妈身子里有他的洨!」

「呵呵,妈,他倒省事儿,要怀上了咋办。」

「他懂个屁!直到现在还哪样。」

「妈,男人就是图个舒服!」

「舒服也不能不计后果,妈可小心了,快两年了从没出过事!」

「妈,你不是带上环了吗?」

「戴上环了妈以后也吃药,万无一失嘛!你也得小心。」

「放心吧妈,」  





每当妈让我早点睡时我就会料到晚上会发生什幺,我自然会听话的早早躺下睡觉,因为我巴不得他们这幺做。今个星期六就像今天晚上,我不仅假装睡着了,甚至还打了一小会呼噜。

我在等,感觉等了好久,就在我真的要睡着了的时候我

牢记此站,就不怕找不到本站! 丁香花久久五月综合网-亚洲国产熟妇在线视频-暖暖高清视频在线观看 本站永久网址:www.eymarket.com(防屏蔽网站)